步长制药再涉行贿案 销售费用上半年超35亿


步长制药再涉入一起“行贿”医生事件。

近日,有报道称,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旗下销售人员苏某,自2016年开始先后向陕西商水县人民医院主治医师王海生行贿12.5万元,行贿形式为药品回扣款。

记者查阅相关裁判文书网站获悉,苏某在向商水县人民医院配送药品过程中发现,王海生在门诊开药主要是步长脑心通比较多,于是为进一步让王海生多开步长脑心通,苏某多次以现金形式给王海生送过开药回扣款。相关报道显示,王海生在2016-2019年间,一共开具步长脑心通胶囊35962盒,每盒收回扣3.3元。

9月1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向公司董秘办求证上述事件真伪,并询问后续对行贿员工苏某及涉事部门的相关处理措施。对方回应称,并没有注意到相关报道,随后该员工称此事件为“小道消息”。不过,当记者表示查阅裁判文书网站后已经证实苏某的确有行贿事件后,对方表示,不便做出回应。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相关报道后发现,这已经是步长制药自2015年来至少第8次被曝涉行贿案。此前,步长制药曾先后因前任董事长赵步长行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时任局长郑筱萸案件,以及后任董事长赵涛行贿美国相关人员付650万美元为其女儿被录取斯坦福提供便利被媒体曝光而舆论大哗。

这反映的是步长制药“销售先行”的模式。记者注意到,近10年来,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经历了一轮几何级增长,由2011年的24.45亿元跃增到2019年的80.81亿元,增长了2.3倍。而在数字背后,九成以上的销售费用被花在“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上,而行业人士称,这部分费用多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

2015年以来第8次被曝行贿

公司回应:“小道消息”

步长制药是一家家族企业,最初由赵步长、赵涛父子联合创办。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创立于2001年,于2016年11月成功登陆上交所。公司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

此事件前,步长制药上一次被媒体集中关注同样是因为“行贿事件”。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19年5月前后,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向升学顾问威廉•辛格支付650万美元,使其女儿Yusi Zhao于2017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此事被外媒曝光后,赵涛一家及步长制药被推至舆论风口浪尖。

随后,媒体又相继曝出步长制药曾卷入过多起行贿事件。

新京报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及梳理相关报道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步长制药至少七次卷入行贿受贿中。其中最大的一起当属赵涛父亲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步长曾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时任局长郑筱萸行贿事件。当时,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为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提供帮助,赵涛父亲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步长则向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根据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8.277万元。

裁判文书网站则显示,步长制药有关行贿的5份判决书都因步长制药在药品推广过程中带金销售,业务员向乡卫生院领导和县医院医生行贿,金额为6万-11万不等。

9月1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向公司董秘办求证上述事件真伪,并询问后续对行贿员工苏某及涉事部门的相关处理措施。对方回应称,并没有注意到相关报道,随后该员工称此事件为“小道消息”。不过,当记者表示查阅裁判文书网站后已经证实苏某的确有行贿事件后,对方表示,不便做出回应。

再涉行贿案背后:上半年学术推广等费用35亿元

记者注意到,“销售先行”是整个医药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反映到步长制药财报上,则是步长制药多年来上畸高的销售费用,而上述案件只是步长制药多年来带金销售的冰山一角。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率常年居高不下。2020上半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高达36.84亿元,对应着70.35亿的营收,销售费用率高达52.4%。

另据Wind数据显示,步长制药销售费用连续数年快速增长。2011年,步长销售费用为24.45亿元,至2019年,相关指标增加到80.81亿元,增长了2.3倍。

记者发现,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中,常年有九成以上是“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以今年上半年为例,步长制药报告期内共产生34.9亿元的上述费用,占总体销售费用的94.7%。

步长制药曾对此做出解释,公司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主要包括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各类学术推广会等活动产生的会议费、差旅费等。此外,公司在2016年、2017年年报中均提到,公司营销模式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脑心同治论指导下的专业化学术推广。

然而,有分析指出,医药行业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